宣教生涯無捷徑

http://www.thegospelcoalition.org/author/evan-burns

你 們會怎樣勸勉一個準宣教士?我有個好朋友,是資深牧者、宣教士,現在我所服事的城巿擔任宣教士關顧總幹事,他說近年來青年進工場服事人數飈升,都非常熱 心,希望城巿得贖,為受壓迫者帶來公義,可惜往往敵不過灰心沮喪,甚至失去信心,留不過兩年就走了。關顧牧者稱之為「激進效應」-年青人一腔熱血,急欲為 耶穌、為世界轟轟烈烈做大事,只可惜起初的激情不能持久。進工場前得接受正式神學訓練,他們覺得與事工無關,感到氣餒。

面對這種情況,再加上個人經驗,我最近想到兩點忠告,且與所有準宣教士分享。

一 教義是重要的

據 我所知,最厲害的聖經真理戰,要面對的大敵除了穆斯林、無神論者、佛教徒以外,還有好些聲稱服事基督、與我同工的人。我在海外事奉多年,面對過不少涉及教 義的戰線,如聖經無誤與自足、神特別啟示的意圖與程度問題、教會本質與使命、宣講福音之信息內容與方法、聖經對選立長老之準則、神與基督的主權、悔改的準 則等。我察覺到,宣教界總是隱然存著一種輕視神學的風氣,許多時候都採取神學簡約主義。準宣教士投入服事的原動力,往往集中於異文化風情,理想化的事奉熱 忱,服事對象之即時需要,與具創意的宣教平台-宣教隊伍通常都強調這些,團隊靠此維繫。

其選取準則往往發諸實用主義:「可行即真理。」辨識 教義成為最小公分母。由於我們太過心急,就不耐煩慢慢播種,慢慢訓練懂聖經的本地長老。訓練本地牧者,幫助他們熟悉聖經是很累人的,於是急功近利的方法就 成為捷徑。然而宣教法通常反映我們的神學,或是反映我們缺乏神學基礎。舉例說,輕看聖經,自然讀經不勤,以至在佈道與門徒訓練時誤用聖經。輕看人的腐敗與 悔改重生之重要,就會採用不要求人悔改順服基督的「傳道」方法。錯誤的教會學,令宣教士誤導改皈者,讓他們滿懷希望,以為不必脫離原有宗教架構,放棄固有 宗教的經典。

Eckhard Schnabel在《宣教士保羅-現實、策略與方法》(Paul the Missionary: Realities, Strategies, and Methods)(http://www.amazon.com/Paul-Missionary-Realities-Strategies-Methods/dp/0830828877/?tag=thegospcoal-20)〔InterVarsity,2008〕解釋道:

宣 教士、傳道人和教師必須明白十字架令人討厭的地方,也要知道耶穌被釘十字架、與彌賽亞救主復活是無可取代的基要真理,宣講耶穌基督不能靠策略、模式、方法 或技巧,必須靠神的臨在,靠聖靈運動之大能。宣教士若是倚靠神而不靠方法,就能免於趕潮流、只用某種方法、一本通書讀到老、或是抄襲被看為成功的個案東施 效顰等弊病。

我們必須為「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理竭力地爭辯」(猶大書3節)。仇敵慣技之一,是引我們警覺性鬆懈,福音的輪廓一旦模糊,框架即很快被遺忘,宣教事工亦因而流產。

二 痛苦是計畫一部分

我 自幼患病,幾乎無法上大學、做工,過正常人的生活。在神奇蹟地救我脫離疾患以前,祂施恩帶我走過那段日子。多少日與夜我躺在房間的黑暗裡,只感到痛楚、惡 心,一邊暗自默禱,祈求神施恩,讓我有機會向萬國傳福音。我自五歲起就上神學預備班,神派來最有智慧、對我影響至巨的老師-苦難。因著祂愛心的管教,我學 懂了何謂神的主權與美善,並莫測智慧。

在困苦裡長大,學會苦難神學,知道何謂伏在神主權之下,雖然如此,但對宣教生涯之嚴酷與費解,我仍是 相當無知。要不是神教我學會在苦難裡尊重祂主權,我肯定熬不過的。長期宣教固然令人興奮,有其歷險之樂,但無可避免也充滿艱困與貧乏。這也是倒空自己、學 會自嘲的場所,身處其中,你學習用外語思考、感覺、做夢、說理;在離鄉別井的情況下學習與同被基督收納的弟兄姊妹團契;學習當兄姊倒戈相向時保持緘默;學 習天天以神話語為日用食糧;學習為妻兒禱告,因為這是生死攸關的;學習在自戀、自詡與自保的世界文化裡獨善其身,憑智慧潛航。

我會嚴正告誡各位準宣教士,宣教工場不盡是浪漫歷險,也混和著心碎、迷失、自我否定,但正是在此,我們會發現神無限的愛與智慧供應。魯益師(C. S. Lewis)在詩作《荒墟崩頹》(As the Ruin Falls)(http://www.amazon.com/Poems-C-S-Lewis/dp/0156027690/?tag=thegospcoal-20)裡說:「予余之痛,尤勝萬利。」D. A. Carson在論苦難之著作《主啊,何日將息?—思苦與惡》(How Long, O Lord? Reflections on Suffering and Evil)(http://www.amazon.com/How-Long-Lord-Reflections-Suffering/dp/0801031257/?tag=thegospcoal-20)裡說得好:

領袖愈軟弱,受苦、困惑、受迫害愈深,就愈看見他們的生命力乃單靠耶穌的生命,這對全教會都有好處。領袖死意味著教會之生,所以上佳的基督徒領袖並非任命出來的,乃是神用苦難鍛鍊、用眼淚調校出來的,除此以外並無捷徑。

神太愛祂的僕人,才容他們受苦,這樣祂才能以恩典托住他們,令祂的榮耀彰顯。我們的軟弱是主所命定的器皿,令聖靈可以將基督的大能澆灌進來。

Evan Burns與夫人Kristie是長期宣教士,曾在中東、東亞地區服事,現身處東南亞。亦是泰國亞洲聖經神學院(Asia Biblical Theological Seminary)(http://abts.cornerstone.edu/)網上教育總幹事、靈性與宣教學助理教授。

這篇文章翻譯自Evan Burns的在線文章「The Missionary Life: No shortcuts」

http://www.thegospelcoalition.org/article/the-missionary-life-no-shortcuts

Visitors:
Copyright 2002-2011 @ www.ysljdj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
版权所有,除作私人用途外,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。